栏目导航
您现在的位置:信息中心学翰公告 > 艺体生文化补习热背后的冷思考

艺体生文化补习热背后的冷思考

日期:2016年1月26日 09:16

  据中国之声《央广夜新闻》艺体生文化补习报道,12月6日起,江苏、江西、重庆、浙江等各地艺考陆续开考。此前已有调查显示:十年间艺术院校增加上千所, 考生人数增加近百万。与此相对,各类培训机构虚假宣传狂吸金,学费高得令人咋舌,家长感叹“考不起”。艺考热背后隐藏着诸多问题,对此记者进行了调查。

  艺考投入费用高昂 难度较高

  一年一度的艺考进入倒计时。截至目前,北京、上海、浙江和广东等地的报名已经陆续结束,从12月起,各省、市的艺术统考也将拉开帷幕:12月13号,是浙 江省美术类专业统考,25号到27号,浙江省播音主持、编导、摄制、影视表演类统考;在这一时段,上海市也将组织艺术类统考;而北京市高水平艺术团招生统 一测试,安排在12月12号到20号,美术类专业考试安排在1月3号;1月10号,则是广东省音乐类和美术类的统考。

  整体来说,2016年艺考大体呈现这样的时间安排:今年12月到明年1月,是各省份的艺术统考;明年2月到3月,是校考院校的艺术考试;3月到5月,是文化课备考的冲刺阶段;6月,则决战高考。

  在2015年艺考改革背景下,2016年艺考最显着的特点就是统考范围扩大了、文化课更为重要。今年,除了美术类专业继续实施统考外,音乐类、影视艺术 类、舞蹈类、播音主持类等也都将加入到了统考的范围内。随着统考范围扩大的,却是校考院校数量的大量减少。今年,只有31所独立设置艺术类院校和开设艺术 类硕士点的高校具有单独校考资格。专家分析,与往年相比,今年艺术校考将更加注重考察考生的综合能力。而另一方面,对艺考考生文化课成绩的要求也在继续提 高。安徽、湖北等地公布艺考新政,文化课分数线提高、文化课所占的比重也在加大。因此,文化课的复习值得考生们重视、重视、再重视。考生和家长们也可以多 多关注各省的教育考试网以及招考院校的网站,及时了解考试安排和招生简章等信息。

  有统计表明,近年来艺考考生数量持续下降,但艺术统考通过率并没有变化。统考不断调整考试范围和难度,释放出的信号,正是想把对艺术考试的专业没有兴趣的“半路”学生挡在艺考门外,按照固定套路训练的考生进入大学后缺乏后劲、很难培养,未来艺考可能越来越不“易考”。

  12月10日,2016年江苏省普通高校招生美术类专业统考开考,全省33333人报参加,比去年少了近5000人。人数少了的背后是今天考试难度的增加,有美术老师分析, “艺考之路”越来越难走。

  今年美术艺考,共设7个考场,其中,南京师范大学仙林校区主要是南京、镇江、常州的考生。按照要求,上午是素描、速写,下午是色彩。今年考题有所调整,其 中速写,去年两幅照片,画两个人,今年改成一张照片中有两个人,人物关联性更强。素描根据考试大纲,变成多选一,也就是说,可能是临摹国外大师作品,真人 头像,石膏像,或是近物。很多考生表示,比较幸运,今年依旧是考头像,一个老年男人的四分之三的脸,不过,难度却是人物露出牙齿。考生说:“今天题目比较 难的,考的是男老年,动态是平视,又是咧着嘴笑,露出牙齿,肌肉起伏很多,光线不容易看出来。”“非常难,颧骨刻画的比较突出,时间不好控制。”南京青蓝 画室李华飞老师分析,考题看似小调整,其实难度增加。李华飞说:“素描是有一定的难度,光线偏平光,而且今年露牙齿。平光不会画的话,会画成一个脸白的, 一个脸黑的,露牙齿也是带有一定表情的。”

  近年来,一些学生为了获得“大学通行证”,选择走艺考捷径,也是出现很多应试技巧,素描九宫格,色彩使用粘合固定剂。不过,随着近三年来,考试院对艺考学 生美术基本功和文化分要求越来越高,也是挡住了部分想走捷径的考生。不完全统计,大部分画室招生人数都下降10%。李华飞说:“现在都是要练习基本的造型 能力的,按照高考的压要求去观察、比较,如果完全打格子,耍一些小技巧,江苏省前两年都是考半身像,现在改革,有些花样,避免学生太应试的教育。你看像素 描,现在三选一,全凭应试技巧不一定能考的好。”

  南师大考点,虽说是周末,校园里的车子却比往日更多,小车上塞满了各种培训班的广告,大巴车上挂着类似“祝梦想真诚”的横幅。8点半开考,钱先生目送孩子 走进考场,找了一个角落坐下来休息。钱先生说,孩子初中开始学画画,算是起步比较早的,打算报考北京或是广东的高校,为了给孩子多见世面,画展没少去。钱 先生说:“我们是被动啊,最初孩子学的是书法,书法写的也可以,但是慢慢感觉还是学画画,真的好学好,还是要和西方相融,学个三两个月就要两万,如果去北 京没有八万十万打不下来吧,知道自己有多少分量,要去秤上称称。”

  人群中,一些家长也在交流着“心得”。林女士算了一笔账,孩子学画画两年不到,从画纸、颜料都要花钱,找老师,一对一,一节课就要400多块,20人的小 课也要近一百元,虽说培训班都承诺“考不过,退钱”,对于家长们来说,更希望孩子能考上大学。林女士说:“像我们画室一样,全部不过,就退一半的钱,谁要 这个八千,我们的目的不是要八千,是让孩子能过。”

  美术艺考让家长操碎了心,学生们自然也不轻松。中午,在考点外,南京溧水考生小石和画室的同学们一起捧着盒饭加紧时间吃饭,离下午开考还有两个小时,但是 还有很多事情要准备。小石说,高一分班,他选择了美术,有人说美术是“捷径”,在他看来一点也不轻松。为了应对美术统考,学校2、3个月前就把课停了,集 体去画室。小石说:“6点半爬起来画速写,然后吃早饭,我们再画其他的色彩、头像什么的,一直要画到晚上10点半,感觉生活像在地狱一样痛苦,一转眼两个 月就过来。”结束美术统考,接下来还有各个学校的校考、文化课在等着大家。小石说:“单招以后还要单项培训,假如我要考你美院,我就要培训,这个费用更 大,加入我儿子要考上海,费用是一个月一万二,光是学费,吃饭自理。绝对苦,每天画到十一二点,还有文化课不能落,文化停课一两个月了,就是为了省统 考。”

  2016年江西省艺术类统考是在本月6号拉开帷幕的,全省27万艺术考生提前打响“高考战”。其中,美术与设计学类专业统考今6号在江西全省11个设区市举行,其余专业从6号起到12月18号在江西师范大学老校区举行。

  6号下午2点,考生季节来到考场前,准备开始音乐学类的专业笔试。她一直在北京读书,学习的是一种冷门打击乐器“马林巴”。这次回到江西参加艺考,她正为 找不到一台马林巴琴而苦恼。季节说:“太难搬了,就拿了个鼓过来,反正只要考一种就可以。打击乐有300多种,但是这边流行的只有架子鼓,很尴尬。”

  季节告诉记者,自己从三岁开始学习乐器,两年前决定参加艺术专业考试。从那时起,她的音乐学习更加专业系统。“小的时候发展兴趣,后来挺喜欢的。两年前一下就难很多,要学乐理视唱什么的,之前都没有接触过。但是就是喜欢。”

  季节的小姨高女士告诉记者,为了培养孩子的兴趣,家长可谓花了“血本”。季节的小姨说:“这些东西多贵啊,五块钱和十块钱音质就不一样,肯定要买好一点 的,还要请导师。一般经济上承受不了的,就是喜欢家长都没这个实力让他去学。都想让孩子出类拔萃,这方面肯定是要下血本的。”

  和季节的“童子功”相比,考生家长孔先生的投入就小了很多。她的女儿从一年前才开始学习戏剧编导知识。孔先生说:“她自己有这个意向吧,喜欢。(培养成本大不大)不大,关键还是要看他自己,如果她喜欢的院校他就自己去吧。”

  今年江西省有2万7千多人报名参加艺术类考试,他们当中的不少考生,除了因为自己的兴趣爱好,更是为了考取一所更加理想的高校而走上了艺考之路。参加舞蹈 专业考试的小周,就是为了升学将舞蹈从兴趣变成了专业。小周说:“以前只是业余爱好。(什么时候开始决定考舞蹈专业)高中,自从文化分跟不上之后。”

  江西师范大学音乐学院副教授卜慧告诉记者,在江西,许多家长、考生都将艺考作为升学的一条“捷径”,但最终真正走上艺术之路的人并不多。艺术是需要基础的 专业,如果决定成为艺考生,除了本身要有兴趣,还要尽早开始准备。卜慧说:“其实艺术还是要有基础的,像音乐的器乐专业,是需要童子功的,像播音、声乐、 美术可以高中阶段开始学。到了本科以后,就有导师更加系统地带着他们学习。他们有的人选择继续在艺术道路上走,但有的人可能通过学习艺术,在别的岗位上, 会更加全面吧。”艺术类统考只是艺考生们参加的第一场战斗,明年的1月15号到2月4号,还有艺术类校考在等待着艺考生们。

  2016年艺术类统考上周打响,湖北共有3.1万人报考。为了给艺考降温,湖北从2015年起实行全省艺术类统考。据不完全统计,仅今年2-3月举行校考的学校,与去年相比已减少四成,2016年部分高校也都将取消校考。

  上周末,湖北2016年美术与设计学类统考举行,12月11日起戏剧与影视类统考也将陆续进行。按照2015年起执行的规定,没有参加湖北艺术类统考或者 统考不过关的学生,没有资格参加全国各大院校的录取,因此统考这“第一道坎”让考生们倍感压力。一名考生说:“统考能取得好成绩的话,我会校考努力冲一 把。”

  以往,考生们统考后还要疲于奔命各校校考。2015年湖北对艺术类招生政策进行了调整,除艺术本科(一)和少数高校的艺术高职高专外,艺术本科(二)和艺术高职高专录取的院校(专业),均不能组织校考。

  据记者统计,湖北今年2月到3月举行校考的学校,与去年相比减少了四成左右。而2016年有更多的学校取消校考,如中国地质大学(武汉)、华中农业大学、 中南民族大学、湖北大学等。中国地质大学(武汉)招生办公室主任朱继说:“原来搞校考一个小孩报十几所学校每年12月、1月年都过不了,现在取消最大原因 就是减少考生的考试压力和考试负担,减轻他的学习负担。取消校考,相当于面向全省选择,扩大选才范围。现在教育部要求我们在招生时提高艺术类学生的文化 线,按照统考来录取,文化分也会进一步提高。”

  那么,湖北有可能全部取消校考,仅以统考作为区分吗?对此,湖北省教育考试院高考办负责人表示“不太可能”,毕竟统考存在“一次性考试”的弊端。该负责人 说:“统考虽然可减轻教学负担,但也有一次性考试弊端,部分校考可减少考生机会风险。而且校考是否取消,政策由教育部制定,各个有选择权的高校负责执 行。”

  不过,有专家表示,“艺考热”的症结并不在校考。从往年报名、考试和录取情况来看,湖北艺术类总体呈现出报考过热、录取率低的态势。如某部属院校2015 年校考,美术与设计学类1089人报考,录取39人,录取率仅3.5%;播音与主持艺术考试266人报考,录取13人,录取率仅4.8%。究其原因,一是 艺术类招生计划较少,二是对艺术专业录取的文化成绩要求越来越高。

  文化课专业课并重 考生压力巨大

  来自云南省昌宁县第一中学18岁的张胜雄是一个时尚男孩,聚会、玩乐、自拍、励志鸡汤,这些就是他朋友圈的主要内容。学舞蹈的小张为了备战下个月的云南省 艺术统考,从九月份开始就来到昆明参加了魔鬼特训,如今,备考已经进入冲刺阶段。张胜雄说:“现在压力挺大的,其实准备的也差不多了,但是现在艺考越来越 难,还有培训的同学越来越多实力也越来越强。还有对每个学校招生什么的我们也不是了解得特别清楚,所以压力特别大。

  当问及平常如何排遣压力,小张说:“我自己是还挺能忍的,劈叉下不去的话就训练强度特别大,后面自己再压一压,自己能下去就觉得特别高兴,因为自己已经进 步了,回家可以跟父母说,我可以自己做这个事什么什么的。然后我们舞蹈班是下课休息十分钟二十分钟,就会放特别大的音乐教室里面嗨一下。”

  小张的目标是四川师范大学或四川音乐学院。每天六点起床,训练、吃饭、午休、训练、晚饭、训练,一直到至少晚上十一点,这样的高强度让这个刚刚成年的大男 孩儿有些吃不消,枯燥、单调,在“批量化生产”的培训班里被老师批评,心里还会觉得很委屈。小张说:“不只出现在我身上,就培训班的所有同学都会出现这种 情况,家里打个电话都会觉得特别委屈都会哭这样。我们班好多同学是从小就喜欢有梦想所以要去做这个事。对于艺考来说我觉得就是我人生中特别关键的东西,如 果说现在我能考上,以后能上大学那以后我就能继续在这条路上拼搏追寻自己的梦想。”

  时间、精力、汗水,还有,比别人多很多的物质投入,这些是每一个艺术生必须承受的付出和成本。小张说:“这种培训机构完全就是用钱来买一个时间,买一个地 点,然后买一个氛围。比如我们学舞蹈的,在我没上昆明之前,我是一直在外面训练,每个月要比其他同学多花五百甚至更多。然后我们现在培训,一个月差不多一 万多块。就自己的学费,还有吃住,练功鞋啊,因为训练强度非常大鞋子经常破,鞋要经常买,练功服什么的也经常买,还有自己的舞蹈服装是跳什么舞就要买什么 舞蹈服装这样也会花费一些。我自己是从九月份开始一直到艺考,就会花费三万多四万。”

  艺术生是不是读书不行才去选择另外一条路?艺术生是不是懒惰不用功?小张说,这完全是一些很普遍却很无奈的偏见。艺考对于他们来说就像其他学生的高考,同 样是追逐梦想,选择了艺术这条路,他们也压上了所有的“赌注”。小张说:“对于艺术生来说,艺术没上线,其他就不会抱特别大的希望。拼文化分我们就没多大 信心,就没有退路了,基本上等于说放弃了。”

  河南省2016年艺术类统考时间将集中在今年12月中旬至明年3月进行,考试内容仍分美术类、音乐类、播音与主持艺术类等9个类别。在早上6点20分,在 河南郑州大学北路康复后街,一栋老楼的标间住着两名来自洛阳的美术艺考生米嘉和史博。20平米左右的出租屋里用木板隔出一个卫生间,屋内是两张拼在一起的 单人床,铺着厚厚的四张被子。

  6点50分,来不及吃早饭,两个女孩就各自背起足有五斤重的画袋出发,来到郑州东区的一处培训班继续培训冲刺。史博说:“从这到地铁站15分钟,然后搭地铁25分钟,从地铁下到新校区再10分钟。”

  米嘉和史博说,为了艺考,他们已经搁置文化课一个多月时间了,来到郑州,一心一意专攻艺考。米嘉说:“每天24小时,从早上7点到晚上11点,除了吃饭跟睡觉就是画画,有的学校报两三千人、三四千人,但是人家只收五六个。”

  中央美院和广州美院,这一北一南两所院校是米嘉和史博做梦都想上的的学校,他们希望在那里学到最古老传统和最现代前沿的艺术。说到梦想,不管它随着时间怎 样变幻,画画始终是其中的主线。米嘉说:“梦想一直都在变,小时候还想当历史学家、考古学家,她也是,比如说历史吧都是比较中国化、复古化的东西,比较文 艺,像画画吧,如果是古典派的还是跟那有点关联,像中国工笔画什么的。”

  郑州今天雾霾深重,但再厚的雾霾也覆盖不住静怡所在的培训班的练习声。静怡的梦想是四川音乐学院,培训班今天要进行模拟考试,静怡说,这也将是检验她能否考上梦想高校的试金石。

  考官很快就叫到了在考场外侯考的静怡。静怡咬了一下嘴唇,握了一下拳头,便自信了走了进去。几分钟后,静怡推门而出,脸上的紧张虽然还未完全退去,但更多的是轻松。“感觉还可以,就是试唱不太好,反正每个学生出来都觉得不太好。”

  不过,值得欣慰的是,在钢琴弹奏的过程中,发挥出了自己应有的水平。静怡的姐姐说,为了克服她一上场就紧张的坏毛病,静怡从高一起,就开始参加大大小小的 比赛。静怡的姐姐说:“因为怕她高考紧张吗,所以说从高一的时候开始,他钢琴老师就说我们商丘有什么钢琴比赛的话,能参加就参加。所以说,开封啦,北京 啦,去过好多好多钢琴比赛,就是让她练练场吗,高考的时候不紧张。”在艺考的道路上,除了考生没日没夜的练习外,家长无言的陪伴也像一种无形的力量,支持 着他们一步一步向前冲。静怡的姐姐说,在静怡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的练琴中,家人也练就了一副考官的耳朵:“我妈都能听出来,我也能听出来。高考曲子就那几 首,从高一的时候差不多都定了吧,练了差不多这么长时间,都能听出来。我不会弹,但我能听出来她哪个弹错了,我其实平时听不下去音乐,但她哪个弹得我能听 出来。”充满枯燥,静怡仍执拗的往前走。问及原因,静怡说“只因喜欢”。静怡说:“反正就是走艺术,自己累家人也跟着累,挺难走的。坚持下来就是,你喜欢 就行,就两个字,就是“喜欢”嘛。你喜欢就想去做这件事,你做了就想做好这件事,做好了就实现梦想了。就是为梦想不辛苦,不怕辛苦。”

  林静在国内一所知名艺术院校读大一,和这座校园里很多学生一样,艺考是他们高中时代无奈的选择:“当时想考艺术类的是因为自己文化课分数不是特别高,感觉不能上一个很好的大学,所以就报了艺术类。”

  和那些从小学习艺术专业的考生不同,如林静这般半路出家,只为应试走上艺考之路的学生,突击培训成为必须。林静说:“高三没在原来学校上课。去艺术培训学 校,家在长春,在沈阳学习的,在那段时间还没确定你要选择什么样专业,大家就是什么都学,什么声音、音乐这方面才艺要求都要会,还有演讲都要求你都一些涉 略,学了一年,大概花了十万多。”

  高三是多数学生冲刺高考的关键时期,而林静的高三却是在远离家乡的培训学校里,学习着她不擅长并且陌生的艺术类专业知识:“培训的还可以,毕竟你当时也不 了解这个行业,有很多老师都是从别系统的艺术院校学生请来的,会传授经验,觉得还挺有帮助的。不是特别系统给你讲解那方面知识,就是一种应试突击,对平时 你的专业没有多大的作用。”

  最终,走上艺考考场的林静通过考试,进入了自己理想的大学,但遗憾的是,因为文化课分数偏低,最终录取的文化营销专业和她报考的播音主持相去甚远:“刚开 始接到这个专业,根本不知道这个专业是做什么的,然后完全处于硬着头皮上,心里很抵触,很不情愿。在选择艺考这个事儿上,看到这个专业就很后悔,当时就想 如果用来培训的很长那段时间,专攻文化课在想会不会不是现在这个结果。”

  走过艺考路,回首少年时,无论怎样,林静的命运或许在她选择艺考时就已经改变了方向。她说:“就目前刚上大学来讲,我对这个专业还不是特别了解,也不知道 自己在未来能从事什么样的行业或是能找到什么样的工作,还是挺迷茫的,前景一片渺茫。但是在艺考这条路上,既然我做出了选择,就会一直坚持的走下去。”

  高考艺考生们既要集训备战专业课考试,又不能拉下太多的文化课,考生们疲惫奔波于培训班和学校之间。安徽蚌埠市民张敏女士的孩子5岁开始学习二胡,她最初 的想法是培养孩子一些艺术修养,但是实际学习过程中的辛苦,家长在精力、财力上的付出都是普通人难以坚持的。张敏说:“你要带他去上二胡课,督促他每天练 习,从最初的上大课,到一对一小课,配合音乐小三样的学习,孩子还要学钢琴,就是说从学习艺术开始,你要比一般养育一个孩子多付出更多的精力、时间以及一 倍还要多的艺术教育费用,孩子也很辛苦,学艺术的孩子没有童年,父母坚持下来了孩子就能坚持下来。”

  孩子上中学时,综合孩子学习状况,考虑以后的高校、专业选择、就业形势等因素,张敏开始决定让孩子走艺考之路。目前,本月底省考就要开考,之后一直到明年 三月份,张敏都要带着孩子参加几家高校的校考,她说,其他不少艺考生从9、10月份就开始到一些高校找老师集训了,或者租房子直接住那,或者每周来回往 返,现在先备战专业课考试,之后再突击补习文化课,孩子、家长疲劳应战,财力上至少要十几二十万花销,不少艺考生家长在群里背着孩子表示出很无奈。张敏 说:“也曾经想过为什么要走艺考之路,甚至家人间也有过意见上的分歧,反正不管什么原因选择走艺考,都希望家长的良苦用心能有回报吧,孩子现在倒是对这样 的选择不反感,他比较喜欢这个专业。”

  张敏的儿子小赵脸上起了很多痘痘,小赵见到记者时,耸耸肩,无奈的说,说这是严重睡眠不足、压力大造成的,没办法,专业课要优秀,文化课还不能差,想考个 好一点的高校真心不容易。小赵说:“其实艺术生如果想考取一所好的大学,不是像所想的那样,文化课要求低,从现在来看,文化课至少要达到二本的分数,你才 能考取一所好学校,专业课你也不能差,通过省考,省考考出好成绩,然后出去校考,校考录取然后才能上好的大学,现在就是感觉时间非常不够用。”

  有人认为艺考是通往大学的“捷径”,是迈向艺术殿堂的入口,却鲜少有人关心这些少年经历过千军万马,他们的心情如何。说到未来,小赵说,或许是当一名自由 职业者,或许一名人民教师,梦想一直都在,现在唯一能做的,只有努力、坚持,希望可以带着理想,像风一样自由的飞翔。小赵说:“既然走这条路了,就一定要 好好学,不要给自己留下遗憾吧,每个人的梦想不同,既然选择走这条路,就一定要坚持把它走下去。”

所属类别: 学翰公告

该资讯的关键词为: